圍牆之間:教室裡有些老師不教的事

圍牆之間:教室裡有些老師不教的事

作者:弗朗索瓦.貝戈多, 出版社:台視文化, 出版日期:2013-09-18

定價 282 元, 最低 282 元起... TAAZE * 讀冊生活 完整列出比價資訊...

商品條碼:9789575659974 , ISBN:957565997X
分類標籤: 文學小說 » 翻譯文學 » 法國文學 » 類別有誤?

 

內容簡介

圍牆之間:教室裡有些老師不教的事
榮獲法國文化電台及媒體雜誌文學獎 坎城影展金棕櫚獎、奧斯卡最佳外語片《我和我的小鬼們》暢銷原著小說 「《圍牆之間》取材自一位法文老師悲喜交錯的日常生活。在這部貼近真實生活的小說裡,弗朗索瓦.貝戈多真實呈現今日法國中學裡所用、如同迴音繞樑的口語模式。」––法國電視週刊,法國文化賞 老師的尊嚴重要?還是學生的權利比較重要? 教室裡,老師跟學生不是上對下的關係 雙方針鋒相對、唇槍舌劍 麻辣程度徹底顛覆我們對尊師重道的想像 9月教師節即將來臨,教室裡的風暴就要來襲。 【關於本書】 又是新的學年,巴黎第20區的中學法文老師弗朗索瓦希望帶給學生豐富有趣的課程,沒想到他接下班導的這一班學生老是愛頂嘴,言詞犀利、出言不遜,漸漸磨去他的耐心。 在這所中學,來自不同種族、文化、階級、家庭的學生,有的叛逆難搞、有的茫然無所謂、有的連法文也說不好;一連串的懲罰、衝突和教育體制弊端,也使得老師們心灰意冷,離「作育英才」、「有教無類」的初衷愈來愈遠。 《圍牆之間》不是溫馨的《春風化雨》,也不是《放牛班的春天》,而是以寫實尖銳的角度,呈現青少年的叛逆、老師的心有餘而力不足,以及對教育制度的迷思。 譯者序: 《圍牆之間》一書,忠實呈現了法國中學校園裡的樣貌,包括今日法國多層次的種族與文化,外來移民所造成的衝擊;另外還有法國今日年輕人的行為舉止,與其所遭遇到來自家庭、社會的問題。描述方式生動繁妙,從年輕人身上的衣著,到他們日常所說的口語,包括法文文法上所犯的錯誤,本書譯文都忠實呈現。由於主角本身是法文老師,本書中許多描述方式都與法文的用法有關。 * * * 我原本希望每個人到台上朗讀他們針對污染所寫的文章,但是那些中國學生們不知道。阿潔可能還行,佳佳一定沒問題,但麗嬌跟霞文頂多只能用可怕的發音念出零零落落的句子。她們希望我別讓她們承受這項考驗,我則寄望著其他人沒發現我的用心,就算假裝也好。發表到一半的時候,我不再硬性規定大家上台,轉而徵求自願者,最後以時間所剩不多為由結束這項練習。瑪希亞瑪沒舉手,就讓大家聽見她渾厚的聲音。她左邊鼻孔貼著假鑽。 「為什麼阿潔她們不用上去?」 我頭低得有點過久,連該說什麼都不知道就反駁了她。 「妳的口氣很不友善。」 「她們為什麼不用上台?」 「想上台的人就上台。」 「不過您剛剛叫費妲上台,她不想。」 「那是因為我確定費妲會做得很好。」 「你的意思是沒上台的,就是不好囉?」 「我可以繼續上課嗎?」 她把舌頭頂著上顎,發出呲一聲表示抗議。 「這是一個老鼠當主角的故事嗎?」 桑德拉提問時,頭根本沒從她那本記錄著應買書籍的筆記本裡抬起來。 「不是,主角是人類,只有一個橋段是關於老鼠,妳看了就知道。」 「好像挺遜的。」 「所以才給你們看。」 穆罕默德阿里問了我感動的原形動詞。我問他這有什麼關係,沒有關係,我告訴他原形動詞,並問他知不知道這個字的動詞變化。他支支吾吾地就著m這個字母,硬跟難搞的母音連在一起發音。 「感動,這個動詞困擾著很多人。就算大人也不一定會用,你們自己練習看看就知道有多災難了。只有像我這種有被教得很好的人才會知道。」 一陣嘲笑聲隱沒在教室裡,夾雜著幾聲清喉嚨的聲音。我火大了,收起開玩笑的心情,回到黑板前硬裝出一副嚴肅樣重新講解句子。我一轉過身,卡蒂雅正在跟她的鄰居伊嫚聊天。 「卡蒂雅!」 「怎樣?」 「妳很清楚是怎樣。」 「我又沒怎樣。」 「妳下課來找我。」 「老師,我又沒怎樣,您火大拿我出氣,這樣是不對的。」 「首先,不應該說火大,應該要怎麼說?」 「什麼應該要怎麼說?」 「正確使用法文用字,就能有所改變。」 「心有怨氣還拿我出氣,您不可以這樣,老師。」 「輪不到妳來告訴我有沒有怨氣,妳現在給我閉嘴,否則下場會很難看。」 伊嫚舉手。 「老師是真的,她沒說話,我發誓說話的是我。」 「妳想替她受罰,是嗎?」 「不是,老師,但卡蒂雅真的沒聊天。」 「卡蒂雅是三歲小孩嗎?她不能為自己辯解嗎?」 「老師,說真的,您太超過了。」 「我能繼續上課嗎?」 「您真的很誇張。」 「妳要是非得開罵,不如來做做感動這個詞的過去複合式動詞變化。」 * * * 我對著一個寂靜又渙散的班級講課,吉伯宏與亞瑟則專心分析比較著兩人的計算機,然後莫名噗哧了一笑;麥可邊點頭稱是邊想著其他事;牆壁打著瞌睡,最後將會往我們身上撲倒;桑德拉毫不掩飾地放肆大笑。我叫她安靜,她卻抱著肚子對我表示無能為力。我雙手叉著腰。 「別又跟前天一樣了。」 她的身子稍稍停止扭曲。我繼續說: 「我之前沒機會跟妳們說,但說實在我真以妳們為恥。出席家長會的時候不可以突然這樣大笑,還停不下來,對大家造成困擾。」 「啊怎樣?我們不是出去了嗎?」 「那是十分鐘之後的事了,十分鐘就很久了!」 「拜託又沒惹什麼麻煩。」 「有,這很煩,大家更煩的是,不知道該怎麼跟妳們好好說,讓妳們停下來。」 好奇的人從教室的各個角落,投射出疑惑的眼神,蘇瑪雅也準備加入憤怒的行列,我把該講的話都講了出來。 「不好意思但我覺得,在公眾場合這樣大笑,我會說這叫輕薄。」 她們倆唱起了雙簧。 「夠了,我們才不是婊子。」 「老師,您不能這樣講話。」 「我沒說妳們是婊子,我是說妳們這種態度很輕薄。」 「夠了,沒必要羞罵我們。」 「您不能這樣羞罵我們。」 「不是羞罵,是羞辱。」 「沒必要羞辱我們婊子。」 「用羞辱兩個字就行了,或是說罵我們什麼。我羞辱妳們,或是我罵妳們婊子,不能兩個說法一起用。」 「您哪位居然羞辱我們婊子?老師您不可以這樣。」 「好了,夠了,行,沒事,到此為止。」 督學克里斯汀費盡千辛萬苦,從後頭驅趕著四年三班,好把他們集中到樓梯間下方,等著拆除催淚彈。他虛情假意地要我聽他說,面帶微笑、先發制人。 「可以的話,中午我們碰個面。有幾個四年級的女生抱怨你一些事情。」 他說這話時愉悅的模樣,更加速了我的火氣上升。 「哪些女生?她們想要我怎樣?」 「沒事啦,你知道是什麼事,就說你罵她們婊子!」 「誰這樣講?桑德拉跟蘇瑪雅,是嗎?」 「我也記不得了,還有一個是四年一班的。」 他的口氣愈來愈不那麼戲劇化了,我火氣則是愈來愈大。 「怎麼會有四年一班的人?這件事跟四年一班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 「我不知道,總之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她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。」 「跟我講一下四年一班的人是誰不會死吧?這真是太誇張了。」 可以前進了,人群領頭的幾個開始吵吵鬧鬧地往前走,克里斯汀重拾牛仔般的指揮官身份。 「不好意思。」 人群的外圍喧噪不安,桑德拉不停煽動他們。我幾乎是抓著她的羽絨衣,才把她給攔下來。 「過來找我一下。」 我的眼神應該相當堅決,因為她乖順服從,毫不反抗。 「聽說妳去督學那邊檢舉我,讚唷,多謝妳了!」 她像說錯話般結結巴巴。 「對啊怎樣?」 「妳不能直接來找我說清楚嗎?」 「因為您羞辱我們婊子。」 「首先,我並沒有像妳說的羞辱妳們婊子;再說,妳至少先來找我,好讓彼此解釋一下。」 「老師們想抱怨的時候,就去找督學,我不懂為什麼您做了不對的事情,我不能去找他。」 「不是,妳這道理說不通。這兩種方式都絕對行不通,妳想清楚。」 我明顯地提高了音量,一群人開始圍上來,放桑德拉一個人出來擋子彈的蘇瑪雅也現身其中。 「我們不爽的時候也當然會這樣做,不然豈不是太容易了。」 「妳到底想要怎樣?」 「什麼?」 「妳去找督學的時候,到底想要怎樣?」 「沒想,我不知道。」 「妳們想要怎樣?」 「沒怎樣,只是想跟他說而已。」 「妳想要他處罰我是吧?」 「您別嫌了,我們原本想跟爸媽說的。」 「妳應該這樣做啊,妳們幹嘛不這樣做呢?我可等著見妳爸媽呢!」 「唉唷您可別這樣說,我爸要知道您羞辱我婊子,可是會殺了您,我拿我未來小孩的生命發誓。」 我的嘴巴因為睡眠不足而呆滯,但依然火力全開。 「首先,我們不會說『羞辱某人婊子』,我們會用罵妳婊子的方式來羞辱妳,不然就說『罵某人婊子』,但不能說『羞辱某人什麼』,想教我妳自己先學好法文吧!再者,我沒有罵妳們婊子,我說妳們態度很輕薄,這一點關係也沒有,妳到底瞭不瞭解啊?」 「反正整所國中都知道了。」 「知道什麼?」 「知道您羞辱我們婊子。」 我用低沉的聲音吼叫,緊揪著齒間。 「我沒有罵妳們婊子,我說在某個時刻妳們態度很輕薄,妳要是分不清兩者間的不同,跟街上混的有啥兩樣,可憐鬼!」 「您知道什麼是婊子嗎?」 「我知道什麼是婊子,所以咧?沒必要問這問題,因為我沒羞辱妳們婊子。」 「對我而言,很抱歉婊子就是妓女。」 「婊子才不是這個意思。」 「要不然是什麼。?」 我的高流量思緒有點卡住了。 「婊子的意思是……是……是愚蠢又傻笑的女孩。在家長會上的某一刻,妳們態度很輕薄,當你們放聲大笑,就跟婊子一樣。」 「對我來說不是這樣,對我來說婊子就是妓女。」 她請周圍的女孩們作證,她們傻呼呼地、看我口沫橫飛講了五分鐘。 「女孩們,婊子意思就是妓女對吧?」 所有人都同意。我轉身企圖鑽進樓梯裡,雙眼突然一陣酸楚。
商品簡介由 iRead 灰熊愛讀書 所提供

相關書籍